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联系人:林老师

电 话:18318606512

邮 箱:3305210046@qq.cm

地 址:广州市天河区


【小说连载】梧桐学院的故事(2)
浏览数:298

  上集说道同学们在漫天飞舞的纸屑中玩得不亦乐乎,而匆匆说有教研组会议的朱老师却在教室窗外冷冷的看着疯闹的学生们,不知接下来会发生怎样有趣的故事,让我们一起接着品味这篇优秀的小说吧。



杨铎


  本文作者:中华小作家班学员杨铎,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崇仁路小学六(4)班,小才女一枚。创作有长篇小说《梧桐学院的故事》2万多字。多篇作品发表在《语文周报》《A+创意》《我想……》书籍和《小雪花》杂志上;获得楚才杯、楚天杯、为学杯、少年写作杯、台湾联合杯等各项大奖。


续章

8——5毛


  通过天女散花事件后,红黄绿三灯似乎对小李子的“聪明”另眼相看,又似乎在考察他是否够格加入。

  只见小李子在楼下小卖部精挑细选,将3种面包拿在手里反反复复翻看、对比,斟酌了多次,终于选中了一款9块5的面包。

  他将选中的面包递给老板,接着掏出10块钱。只见老板“滴”的一声扫过条码,拉开放钱的抽屉,翻找了半天,居然连一个5毛的影子都没找到。老板使劲揉了揉眼,又仔细地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5毛的零钱。

  老板眉头一皱,心头一紧,那张堆满横肉的脸皮笑肉不笑地向小李子“嘿嘿”了一声:“呃……这位小同学,你要5毛吗?”小李子眉毛一挑,白了老板一眼,没有说话。老板又讨好地冲小李子笑笑:“那……你……”可话没说完,又咽了回去,因为他实在也不愿意多给小李子5毛。

  只能去换零钱了……老板极不情愿地叹了口气,冷冷丢下一句:“等我一会儿!”锁上抽屉,便出了店门,小卖部里只剩下小李子一人。




  这家小卖部附近有好几家店铺,老板首先进入一家服装店,只可惜这家店不做零钱生意。

  老板不甘心,又跑去一家小吃店,只可惜这家店生意太好,收银处足足排了四五米的长队。

  老板有些失望了,但还是打起精神,带着一丝希望走进了一家迷你超市。这家迷你超市倒是有零钱,1毛、2毛、3毛,只可惜只剩最后3毛了钱了。

  老板彻底绝望了,但还是接过了这3毛钱,走出店门。左右一望,竟然没有其它商店了,怎么办?没办法,只好向路人借钱了。

  老板问了两名路人,一个说没带钱,另一个说只有整钱,老板已经心灰意冷,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向一位老奶奶求助。正巧,这位老奶奶有不少零钱,便递给老板2毛,老板接过钱欢天喜地地跑回了自己的小卖部。

  赶回时,发现生意一向冷清的小卖部居然也排起了长队。老板欣喜若狂,一边道歉,一边作揖,快步走进店里。

  小李子依旧在等着他,只是用手指着货架,慢悠悠、笑嘻嘻地说道:“老板,那种面包貌似不错哦,我不如换那种吧,刚好10块钱……”

  老板听过顿时呆在了原地,刚才的笑容由欣喜变为僵硬,由僵硬变为抽搐,手中好不容易换到的5毛纷纷滑落掉在地上,发出“兵兵乓乓”的声响。



9——女孩子的心思


  “兰羽若,我们是好闺蜜吗?”穆梓似乎有些怨气地质问我。

  “当然,如假包换!”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地看着她。

  “那你有什么秘密瞒着我吗?”

  “绝对没有!我发誓。”我举起手示意。

  噗嗤一声,穆梓笑了。脸有些微微发红,又有点羞涩地小声问道:“你喜欢云志吗?”

  “咳咳咳。”听到穆梓的问话,一口水差点呛住了我。

  “这,什么跟什么啊?我们可是纯洁的革命友谊!”我有些无奈地回复着最近疑神疑鬼的穆梓。

  穆梓犹豫了一下却又不甘心问道:“那我怎么觉得他们红黄绿三灯都对你挺好的,很关照你呢?”

  “我们啊,这是不打不闹不相识好吧!我可是女汉子!”说着,拍了拍胸脯以表决心。

  “真的吗?”穆梓继续追问。

  我为了表示忠心立马举起手作发誓状:“绝对真实,我和他们结缘是因为舒天晗这个同桌冤家而起,他们三个不是死党吗,所以就认我这个兄弟喽!”

  “那好吧!那我相信你!”穆梓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我看着穆梓,突然反应过来,觉得对似乎有点后知后觉:“哎!不对呀!最近你怎么总是多愁善感、神神秘秘的?老实交代,你有什么秘密?”

  “嗯,是这样的,我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就从班里老拿黄灯云志和我开玩笑后,我就发现他好像总在关注我,我好像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让我自己也想不明白的是,我和他原本是朋友,我却变得开始越来越关心他了。”

  “那很好呀!变好朋友嘛!”我安慰道。

穆梓有些着急,打断我的话:“你到底明不明白?”

  “什么啊?”我有些摸不清头绪。

  “更让我感到手足无措的是,我对他似乎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很想见到他可又很怕见到他。见到他心里如同小鹿乱撞般难以平静,脸颊会发热,心跳会加速,为了平静下来我只能深呼吸再深呼吸。每一次和他接触我都会很害羞,心里甜蜜和不安混杂着、交织着,那种感觉就跟吃了蜜桃一样甜蜜,又像木瓜一样青涩,怎么办?我不安极了,这种感觉太奇怪了。”穆梓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淡蓝色的天空洁净的没有一丝杂质,淡淡的颜色一直延伸蔓延了整个天空。

  “那就不要想了……”此时此刻,我也不知该做些什么,言语在此刻似乎显得格外苍白无力。

  “嗯,那要不我帮你问问他的感受?”我抓耳挠腮地问道。

  “不要!这是一种没有任何外力影响最纯粹的情感、最朦胧的情感,只要想到他,身边的一切事物都会变得清新美丽,学习也如此。我在乎这段纯真的感情,友情,这样年少幼稚的想法我很在乎。”穆梓继续望着窗外谈谈地说着,一抹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一切都变得那么柔和。

  我拍拍穆梓的肩膀,陪伴着:“好吧!我能给你的就是无止境的支持!”

  穆梓看着我欣慰地笑了。

  傍晚回到家中,我回想起穆梓今天的一番话,感慨颇多。

  说这是青春幼稚也好,说这是年少无知也罢,但这些点点滴滴都印在了我们的心里,永远抹灭不去。它也许是某个午后闲谈,又或许是哪个清晨的字谜,似一个晨间打闹,又似一次黄昏的怦然心动。这种美妙,也许就像穆梓说得给我们平淡的生活增加了一剂调料,让生活变得多姿多彩。它是我们青春永久的回忆,激励我们前行,抚平我们的伤口。

  冰蓝的月光印在窗棱上,晚风扶着窗帘,纱逸柔情。我注视着安详的月光,带着青涩的笑容,带着少男少女的心事慢慢入睡。


10——维纳斯的冬天


  又一年的冬天到了。

  北风盘旋着,呼啸着,疯狂地抓起一片片黄褐色的落叶,又突然松手,任这一片片枯叶四处飘散……忽然它拐了个弯,加足马力向前冲去,只听见“哗啦”一声,校园里的梧桐站不住脚了,左摇右晃。枝条相互摩擦,将仅剩的几片黄叶也赶下树去……

  空气中,充满了清冷与萧瑟的味道。

  我揣着手,缩着脖子,脚下的速度一提再提,我几乎是以小跑的速度穿过三楼的艺术长廊。一边跑,还不忘看看两旁的玻璃——我总是对这里抱有深深的好奇。

  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上了灯,拉上了窗帘,呈现出漆黑的一片。唯独最后这间,虽也不甚明亮,但又不像其它房间那样漆黑一片。似乎总有几缕昏暗柔和的光在房间里流动,隐约可见房间里古朴的家具、雅致的装饰。桌上、墙角处那些或华丽或古朴的绘画、模型,更为这里添加了几分神秘和寂静。

  我不自觉地慢下了脚步,伸手推开这间屋子虚掩的门,不知为什么这间屋子如此吸引我的注意。屋子里比室外暖和不少,让人感到温暖、舒适。我轻轻挪动脚步,在屋子里缓缓走动。这房间里的每一件东西都让我感到新奇有趣,看着看着便忘记了时间。对我来说,面前的一切简直是一座伟大的博物馆,处处充满了艺术的气息。

  突然,我发现一位白衣少年静静坐在墙角里,左手持画板,右手握画笔,时而调着颜色,时而端详着画,时而神情激动,时而喃喃自语,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我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一排石膏模型。

  我悄悄走过去,对那一个个灰白色的石膏模型特别感兴趣。它们虽然只有半截手臂那么高,可它们是那样精美、栩栩如生。它们脸上那神圣、伟大、英勇而又充满仁爱的神情,着实让人无比着迷。



  我的目光掠过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石膏模型,却在那位慈爱而神圣的断臂女士身上停住了。大冬天的,她还赤裸着上身,我不好意思地捂住了眼睛,感觉脸蛋有些发热,悄悄地透过指缝我发现她的双臂已经没有了,此时我几乎体会到了她又冷又疼的感觉。不行,我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我一边思索着一边小心地将她从架子上取下来。突然,我的目光落在了模型架旁边的调色盘上,随即我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啊哈!有了……

  五分钟后,我看看自己的杰作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出门时我扭头看了一眼这间屋子的门牌——艺术室。望了一眼白衣少年,不知何时他也已离开。

  我哼着小调,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过了艺术长廊,拐上楼梯。没走几步,一声怒吼便在耳边响起,似乎是从艺术室传来的,“维纳斯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啦!谁干的?”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禁害怕起来,只有这一刻才意识到,我原来犯了一个大错。“不,不……别生气……依我看这也没什么呀……”这时,我听见另一个温和的声音缓缓响起:“说真的,还真挺有创意呢……”听了这话,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我长舒了一口气,依旧步伐轻快地走上了楼梯。

  从此我便爱上了画画,或许是因为这里的神秘,或许是因为这里的牵挂,又或许是因为白衣少年……

  窗外的北风依旧呼呼地吹着,校园的一切还是那样熟悉与美丽,这是我在校园里的最后一个冬天了,“维纳斯,明年我就毕业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哦!


11——梧桐林深处


  石头、剪刀、布,你输了,倒垃圾去!”

  “好吧!愿赌服输。”我故作委屈状,起身拎着垃圾桶。心里却在暗自窃喜:嘻嘻,你们一定不知道一路上的风景有多美,倒垃圾可是个美差呢!

  学校的垃圾站在绿色生命平台后方,途中要经过一片梧桐林、绿色林荫道,笔直深幽。每当我来到这里,总会感到一阵清爽,迎面的微风在耳畔轻轻地拂过,郁郁飘扬的梧桐树叶,是那样大,那样宽阔……树枝高高地挂起来,在湛蓝色的天空下显得十分深邃,苍劲,美丽……



  我拎着垃圾桶,站在树下好奇地注视着它们,恍惚间,不知从哪卷来了一阵阵风,头发在眼前飞舞,我眯起眼睛,伸手将刘海卡在耳后,静静地看着。只见一片梧桐树叶落了下来,打在我的头上,擦过我的脸颊,呵!软软的……我不禁深醉在这幅美景中了,久久地。“喵——”一声刺耳的叫声,划破了寂静的画面。一只白色的小猫从我脚下窜出,朝我摇了摇尾巴。

  我像着了魔似的,跟着小白猫向梧桐林深处走着。

  走着走着,我发现这条路越来越熟悉:“咦,这不是我们的垃圾站吗?小白猫,你知道我是来倒垃圾的啊?你太聪明了!”我边说边向小白猫伸出了大拇指。

  “喵——”小白猫突然向垃圾站的后门跑去。

  “喂!你别跑啊!”我一手拎着空桶,一手捏着鼻子,踮着脚,跨过垃圾,向小白猫追去。

  这是一栋年老破旧的老屋,房屋的横梁上有着一道深深的裂痕,由于学校生命平台的遮挡,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的地面上布满了青苔,墙皮早已脱落,墙面凹凸不平。屋内几件简单的家具整齐摆放着,一切感觉很朴素,也很干净。

  “喵——”我寻声望去,是他,白衣少年。

  这一次是我近距离接触白衣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几缕刘海随意搭着遮住了饱满的额头,他手持画板仍然在低头作画,时不时望几眼坐在门口那里剥豆角的老奶奶。

  我带着太多好奇,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你好!我是兰羽若,你呢?”我伸出手,等待着白衣少年的答复。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继续作画。我僵持在空中的手,尴尬地缩了回来。

  “你喜欢画画是吗?我上次在艺术室碰到过你。”我不甘心继续问道。

  “哦!”他停顿了一下画笔,又抬头瞟了我一眼,继续做画。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向一旁,只见那位老奶奶依然剥着豆角,悠然自得。我觉得我有必要找点话说。


12——白衣少年的愿望


  “您……您好!奶奶!”我结结巴巴地冒出了一句。

  老奶奶停下手中的活儿,抬起满是皱纹的脸慈祥地望着我,这时白衣少年停下手中画笔,静静地走过来,依偎着老奶奶慢慢地坐下,也抬起头望着我,但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与戒备。

  我被他们这么看着,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正准备找点什么话说,就听见老奶奶轻轻地开口了:“姑娘,你有什么事儿吗?”

  “啊……没,没有。”我结巴到了极点。

  “对了,请问……您是一直都住……在这,这里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平时是怎么伶牙俐齿的了。

  “是啊……”老奶奶叹了口气,用粗糙的大手摸了摸白衣少年的脑袋:“这孩子很可怜,从小就跟着我。由于家庭中的原因,父母在他小学时就分开了,爸爸也重新组建了家庭,妈妈伤心过度就离开这里去外地打工了,偶尔寄些生活费、学费,这孩子以前很阳光很开朗,后来越来越内向,越来越孤僻。唉!”奶奶又叹了口气。

  我头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顿时手足无措,只能默默同情地望着他们。

  “奶奶,这个哥哥叫什么名字呀?还在上学吗?”我好奇地问着。

  “他叫凌风,初中毕业就没上了,他喜欢画画,他的老师建议他可以走专业艺术路线。他经常偷偷去你们学校艺术室学画画,那里的老师也挺喜欢他的。”奶奶怜惜地看着他。

  我若有所思地想着:“哦!怪不得我上次在艺术室碰见过。”

  “嗯!”他头也不抬地应付回答。

  我尴尬地嘻嘻笑了两声,赖着脸皮问道:“那我可以看看你的画吗?我也喜欢画画。”

  “你轻一点,别弄破了!”凌风酷酷地丢下一句。

  “哇!你的这幅山水画真是太美了!不,应该是极品。浓墨,勾勒;淡墨,烘托;轻彩,渲染。顺着一级一级从云端莫名延伸出来的石阶,缓缓向上。周边是郁郁葱葱的小树蜿蜒着身姿,向阳光的地方窜着。山涧树叶掩映的地方,隐隐透出古老而质朴的屋脚,还有袅袅炊烟,休闲地从叶子的缝隙里散开,散开,远处是青黛长眉般的山峦,云吞噬了它的脚,它却欣然任自己消失在梦幻的烟云中。画风一转水青色绸缎似的江面,时而平静时而波涛澎拜,怎么像大海一样神秘?”我静静地望着纸中的画,带着疑问与思考。


 

  没错,是大海,我喜欢大海!”凌风望着窗外,坚定地说着。

  “确实哦!每一张都有大海!平静的大海,咆哮的大海,柔和的大海,可爱的大海……”我惊讶的翻着画,不住地赞叹着。

  “你的功底确实了得,有空了教教我啊!”我不厌其烦地乞求着。

  凌风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我没有看过大海。”简短的言语中透漏出了几丝遗憾和伤感。

  “怎么可能?那你为什么能够做到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因为情感,我喜欢画画,每当我拿起画笔时我就很快乐,因为这是一种艺术的享受,它可以让心情很舒畅,也可以倾诉喜怒哀乐,更可以把喜欢的东西用最美的方式表现出来,记忆下来。”他平静地述说着。

  “那你为什么喜欢大海呢?”我仍然不解地问道。

  “因为,因为……你可以走了!”凌风突然激动起来,我怯怯地看着他,一时摸不着头脑。

  这时,奶奶拉着我边往外走边说:“姑娘,这是我看到他说话最多的一次了,他喜欢和你交流,别在意,下次有空再来!”

“可是,可是奶奶能告诉我他为什么喜欢大海吗?”我焦急地问着。

  奶奶拉着我的手,往外走着:“他的妈妈就是去了海边的城市打工,好久都没回了……”

  我顿时明白了,“奶奶,好好劝劝哥哥,不要伤心了,我下次再来!”


13——第一次机密会议召开


  我带着疑问和思考,不知不觉走回了教室。

  “兰羽若,你怎么了?怎么跟丢了魂似的。”穆梓关心地问着。

  “偷懒去了吧!怎么那么久啊?”萱灵儿也在一旁打趣。

  “没,没有……”我赶快回过神。

  “不对,垃圾桶呢?”子月敏感地发现。

  “呀!我忘了!”我拍拍脑袋恍然大悟。

  “说吧!快老实交代,你不是个大意的人。”舒天晗也围了过来,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我的桌子上。

  “真没什么,走得急……”我突然发现,一时嘴快漏了一拍。

  云志也不耐烦了,跺了跺脚:“你还把我们当不当好基友了!”

  “好吧!我交代,一定要保密哦!我今天遇到了白衣少年……”我耐着性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交代了一番。

  突然,子月颇有领导架势地宣布道:“五分钟后,天台召开机密会议!”。

  “我们去帮助一下白衣少年吧!他挺可怜的!”穆梓第一个说道。

  “我就知道,你最有同情心了!嘿嘿!”云志傻乎乎地望着穆梓,眼神里透露出一种爱慕。

  舒天晗冲云志挑了挑眉毛,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好了!好了!言归正传,现在不是你俩谈情说爱的时候!”顿时,云志和穆梓的脸红透了。

  子月抛出自己的观点:“首先,我们要让他打开心扉,走出自己的世界。”

  “对,我们可以和他交朋友!”

  “我们可以给他一些捐赠,比如书籍、衣物、吃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开了,气氛也十分活跃,积极性非常高。

  子月双手一拍,斩钉截铁地说道:“好,那我们就这么决定了,我们集体去看望他一下,了解一下他的需求,帮助他然后和他交朋友!”。

  “舒天晗,你负责带些好吃的。”

  “穆梓,你帮凌风买一套崭新的绘画工具吧!”

  “云志,你负责整理出一套实用的学习资料。”

  “至于你,兰羽若。”子月语重心长地看着我,“凌风不是喜欢大海吗?帮他整理出一本关于大海的诗集,配上图片,装订成册,越精美越好。”

  “那你干嘛呢!”我不服气地问道。

  子月摸摸鼻子,眼神中透出一丝得意,嘿嘿一笑:“我,总调度师得负责随机应变!”

  大家互相对视一番,无奈地摇了摇头,习惯性地调侃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将军了?”

  “好了,时刻准备着,明天待命!”

  “Yes,sir.”大家异口同声。



14——生活如此多彩


  “凌风哥哥,我来了,你帮我看看这幅画哪里不对。”还没到门口我便大叫起来。

  凌风红着脸,有些腼腆地看着我,张着嘴巴想说什么咽了下口水,却又止住了,低着头继续作画。

  “凌风哥哥,凌风哥哥,我……”

  “好了,好了,别叫了,一大早跟只小麻雀似的。”凌风终于不再沉默。

  我偷偷地看着他,又望了一眼奶奶,奶奶对着我点了点头,我立马心里暗自窃喜,另一只手伸向背后比了一个“OK”,示意躲在门外墙角处的好伙伴们。

  “你的这幅荷花图平淡无奇,整体构图比较完整,色彩清新淡雅,符合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是纯洁的代表,旁边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反映出作者内心善良的一面,还有等待绽放与百花争艳的心情。”凌风拿着我的画严肃认真地评价着,身上与生俱来的艺术气息简直无人可挡,我似乎开始崇拜他了。




  我看着看着,一时间竟走了神。

  “咳咳。”凌风不好意思地示意了我一下,我回过头,觉得他这个人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嘴角不经意露出了弧度。

  凌风很有耐心地拿着画笔:“你看,这里可以加一些远处的虚景,这里可以添加一座小桥,这里可以……”

  “可以添加一片大海!”我急忙补充道,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呵……你真顽皮,那怎么可以?”凌风终于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一只手轻轻地敲了我的头一下,这个动作的轻柔就像是惩罚自己的亲妹妹一样。

  此时,我们为着共同爱好、共同理想,讨论着,切磋着,只有这时凌风才放下了所有戒备、恐惧,表现出了内心深处的渴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哎呦!”舒天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呀!不好忘了正事了。”我惊恐地赶忙看看凌风,深怕引起怀疑。

  凌风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我,又望了眼门口:“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是,不是”两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凌风无奈地笑了笑:“既然是你的朋友,就进来吧!”

  “欧耶!”大家兴奋地欢呼起来,这种欢快的气氛渐渐影响着凌风。

  “你让我们等了20分钟,脚都麻了。”舒天晗第一个抱怨。

  子月眼神带着一丝不怀好意:“你们俩谈天谈地、谈艺术,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理,还有没有我们这帮兄弟?”

  “嘘!不要跟只小麻雀似的!”我赶紧示意他们小声,斜眼瞄了眼凌风,生怕引起他的反感。

  云志上前一步打着子月的肩膀,也眉来眼去地打趣道:“呦!说话都是某人的腔调了!”

  凌风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不但没有反感,反而也默默地笑了。可能是被大家纯真的友谊打动,可能是被大家活泼的性格感染,总之,我们的距离明显拉近了。

  “这是我买的专业绘画工具,送给你!”穆梓信心满满地看着自己的礼物。

  凌风绅士地接过礼物:“谢谢!”

  “这是我给你带的提拉米苏,可好吃了。”舒天晗急忙拿出自己的礼物。

  我不屑地看着舒天晗:“你以为凌风像你一样,好吃佬啊?”

  “没事,我喜欢,有时候也想改变一下,谢谢!”

  云志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厚厚的学习资料说道:“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我从培优机构整理出来的高中数学学习资料,有例题,有习题,还有检测题。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做好记号,我到时帮你扫扫二维码就有答案了。”

  凌风缓缓接过礼物,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他随手翻了翻资料,轻声道:“谢谢,这正是我想要了解的知识……”

  “凌风哥哥,我也给你带了件礼物。”说着,我捧出了我亲自整理出的诗集,“这是一本关于大海的诗集,还有照片,全都是名家名句……怎么样,你喜欢吗?”

  这时,凌风的怀中堆满了礼物,眼中闪烁着激动地泪光,他哽咽了一下,默默说了句:“有你们真好……”

  “快出来呀!”不知何时,小李子也来了,带来了五彩斑斓的风筝。

  “你们看,风筝!是风筝!”

  “哇!好美呀!”大家激动地跑了出来,我拽着凌风也向外跑去。

  不一会儿,满天五彩缤纷的风筝飘了起来,我们追逐着,奔跑着,嬉笑着;把漫天的快乐飞翔都握在自己手上,有热情,有信心,有耐心才能把这满天如花的梦想,变成秋天的累累硕果。

  我们跑累了,坐在草地上,抬头望着那湛蓝的天空,任思绪随着徐徐起飞的风筝飘旋飞逸,多么惬意。

  “生活原来是如此多姿多彩!”凌风望着天空,嘴角上扬,淡淡地说道。



  我们通过与白衣少年凌风之间的交流沟通,成功地帮助他打开自己心中的门扉,走出了自己心中的世界,不知道之后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请静候下次连载……